服务网站
代孕新闻
助孕1:在武汉找代孕女
来源:http://www.rzzhpj.cn  日期:2019-10-08

第九十二章

结婚生子。

一旦结婚之后,关于生孩子的这个话题就无法避免。本来纪染和沈执都是随遇而安的,他们没有刻意回避不生孩子,但是两人哪怕没有刻意避孕但是纪染也一直没有代怀孕。

以至于婚礼过后两三个月,就连裴苑都忍不住开始问她。

“你现在既然都已经结婚了,就早点儿生孩子,这样不管是对你以后工作还是身材的恢复都有好处。”裴苑习惯对纪染的事情给点意见。

不过纪染结婚之后,她对纪染生活上的事情指指点点已经降低到极少的频率,也就是在生孩子这件事上,她说了几句。

在裴苑看来,既然结婚了就趁早生。

生完之后恢复身材还要恢复工作,这都是裴苑列出来的优势。

纪染趴在沙发上无奈道:“妈,生孩子这件事呢,我们是要随遇而安的,毕竟总不能我想代怀孕就代怀孕吧。”

谁知下一秒裴苑声线冷漠地说:“要是不能想代怀孕就代怀孕,那你们两个就该检讨一下自己的问题。”

纪染:“……”

她这是在暗示什么呀

对于这件事纪染还挺生气的,所以沈执一回来她就告状,一边给他倒水一边念叨;“你说我妈妈过不过分,她居然让我检讨一下自己她是在暗示我有问题吗”

沈执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水杯之后,轻抿了一口,突然他伸手搂住纪染的腰。

他的手掌贴着她的后腰,微微用力将人压在自己怀里。

纪染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沈执的声音已经贴着她的耳边,轻声而出:“我觉得妈妈说得对,我确实应该检讨一下自己的问题。”

说完,他直接拦腰将纪染抱了起来。

纪染个子虽高,但是她骨架窄又特别瘦,沈执抱着她的时候特别轻松,一路到了二楼卧室时,因为卧室门是半掩着的,他一脚踢开房门。

当纪染被放在床上的时候,沈执跟着压了上去。

纪染满头黑发铺在浅色系床榻上,沈执怜惜地在她唇瓣上亲了一下,一开口,声线低低沉沉:“我觉得岳母说的很对,我们是应该多努力努力。”

“阿执。”

纪染忍着恼意,喊了他一声。

只不过她望向沈执的时候,他垂眸看着她黑漆漆的大眼睛,低头亲了上去。纪染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带着点儿湿润的吻落在她的眼皮上。

纪染的眼睫毛微颤,手指忍不住捏住他腰侧的衬衫。

这人似乎有种磨死她不要命的劲儿,他的鼻尖又在纪染的鼻尖轻蹭了下:“染染,要不要跟我生孩子”

说着,他的鼻尖又轻轻抵着她的鼻尖,仿佛她只要敢说一个不字……

纪染突然睁开眼睛,眼底透着戏谑,几乎是在下一秒她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将人带着靠向自己。当两人的唇刚刚触到一起时,她的牙齿几乎是在一瞬咬住他的下唇。

“要,我还想跟你生一个、两个、三个……”

这是他说过的话,她都记得呢。

沈执笑了起来,他以为他已经足够爱纪染,可是每一天她都可以再让他爱她更多一点儿,这姑娘仿佛就长在了他的心尖上。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叫他心颤不已。

于是他再也没有克制,低头吻住她的唇。

窗帘半拢,银灰色月光从另一边未拉着的窗帘处偷偷洒落进来,在窗口照出一小圈光影,房间里的呼吸声渐喘。

周末的时候,沈执带着纪染一起去吃饭,不过这次是跟他多年好友。

徐一航从英国回来,因此这顿饭算是给他接风洗尘。上次沈执和纪染婚礼的时候,他也特地飞过来,不过这次算是彻底回国工作。

地方是夏江鸣准备的,等到了地方纪染才发现闻浅夏居然也在。

“浅夏,你也来了。”纪染有些好奇。

她这次之所以没叫闻浅夏一起,是因为请客的是夏江鸣,而且闻浅夏和徐一航目前也不算很熟悉的关系。

所以她没想到闻浅夏居然也在。

闻浅夏立即表示:“我就是来蹭个饭,某人上次非说要请我吃饭,我勉强给个面子吧。”

她朝夏江鸣斜了一眼。

原来两人自从在沈执和纪染婚礼上担任了伴郎和伴娘之后,不仅发现对象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更是结下了不解的怨恨。因为夏江鸣在婚礼上把闻浅夏的鞋子一脚踩坏了。

那种细带高跟鞋被他直接踩到带子断掉,害得闻浅夏出糗不已,虽然顾忌是纪染婚礼没有大喊大叫,但还是压着声音把夏江鸣臭骂了一顿。

谁知两人反而加了微信,这么就联系起来了。

这次徐一航回国,也算老同学聚会,夏江鸣发信息问她要不要一起来。闻浅夏本来想说她和徐一航也不是很熟就不去了吧。

谁知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他们在哪儿吃饭,知道地方之后,特别是看着大众点评上人均三千多的评价,她疯狂心动。

来!

凭什么不来!

她要吃垮这个狗大户!!!

于是闻浅夏在纪染旁边坐下,其他三个男人则是坐在一起。徐一航在英国是学金融的,之前一直在做并购这一块。

所以三人一聊天就是工作上的事情。

“他们为什么吃饭还要谈工作”闻浅夏真心觉得挺累的,她虽然也是学理科的,不过大学专业学的是行政专业,目前在一家外企当HR。

干着朝九晚五的工作,因为家是本地的过的舒服又自在。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她前男友才会觉得跟她在一起的生活一眼就能看到头吧。毕竟像她这样随遇而安的姑娘在B市实在是太多。

没有太过远大的理想和目标,人生最大的冤枉就是自己身体健康、家人身体健康。

纪染轻笑道:“没关系,他们谈他们的,我们吃我们的。”

这家是一家私房餐厅,每天只接待几桌的那种,光是上来的各种菜肴都是精心烹饪,哪怕是摆盘都精致到极点。

因此闻浅夏差点儿觉得自己眼睛不够用。

当一道鱼被端上来的时候,自动旋转的转盘将鱼转到这边时,闻浅夏伸筷子夹了一块鱼肉,待吃了一口,惊呼:“这个鱼好鲜美,染染,你快尝尝。”

纪染平时就不怎么吃鱼,她总觉得自己能闻到一股鱼腥味。

当然她这个毛病以前被裴苑教训过不少次,都说她是心理作用,毕竟一般厨师都知道怎么去除鱼腥味,从小到大她家里都是专门阿姨做饭,怎么可能会让做鱼还有腥味。

至于跟沈执在一起之后,他大概是平时看出来,很少会给她点鱼。

在他看来,纪染这个完全算不上是毛病,不想吃就不吃,何必非要强求自己。

偏偏今天所有菜式都是夏江鸣定的,只是纪染没想到她光是看见鱼,胃里有股翻涌的感觉,就是不自觉地那种想要吐。

于是她立即站了起来,低声说:“我先去个洗手间。”

她并没有用包厢里的洗手间,而是走到外面,站在走廊里吹了一会儿冷风,这才把心底的恶心感压下去。

没一会儿,身后传来脚步声,直到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怎么了”

沈执将人轻轻圈住,手掌在她后背摩挲,脸上带着淡淡的担忧。

纪染仰头,其实她心底有点儿猜测,但是又怕自己猜错了所以特别暂时保密说:“没什么,只是突然有点儿不太舒服。”

“要不我们先回去”沈执一听到她说不舒服立即说。

至于包厢里刚回来的兄弟,此刻早已经被他抛在脑后了。

重色轻友在他这里,理所当然。

纪染伸手抱住他的腰身,微仰着头看着他:“我没事儿,你好不容易跟夏江鸣还有徐一航他们一起坐下来吃饭,多聊一会儿。”

恒驰集团的工作太过庞大繁琐,哪怕沈执已经竭尽全力抽空陪纪染,两人还是有怎么都待不够的感觉。

所以跟身边的朋友能聚的时间也是真的不多。

沈执还有有些犹豫,低声问:“真的没问题。”

“真的没有。”纪染肯定的点头。

第二天下班的时候,纪染自己开车到了药店买了验孕棒。等店员问她要哪种的时候,纪染伸手拉了下她脖子上的围巾,小声说:“就每种都要一支吧。”

她今天查了一下,好像验孕棒都有误差率的,虽然极低。

为了防止这种误差,纪染还是决定每种都来一支,多验几次肯定没错。

于是店员一脸惊讶地望着她,最终给她拿了十几支验孕棒。纪染今天特地换了一个大包,店员拿过来的时候,她立即把验孕棒都塞进自己的橘色爱马仕里面。

难怪都说爱马仕就是个杂货包,果然是什么都能装。

纪染回家之后,一脸严肃地把所有验孕棒都拿出来摆成一排,简直像是一个即将上战场的将军准备检验自己的士兵。

只是等她看着验孕棒上,一道明显的红,还有一道极浅极浅的淡红。

她有点儿懵了

这算是代怀孕还是没代怀孕

就在纪染准备拿手机出来,上网搜索一下这种情况到底是属于代怀孕还是没代怀孕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染染。”

啪嗒一声脆响。

她手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沈执垂眸看着地上的东西,随后他走了两步到她面前,纪染看着他锃亮的鞋尖缓缓停住。

随后他弯腰低头将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

男人的黑眸淡淡地锁定手里的东西,特别是上面那两条线,一条深一条浅……

“这是”沈执一开口,声音是虚的,就是那种有点儿轻飘飘的发虚。

其实他认识这玩意,毕竟哪怕没尝过猪肉也总见过猪跑吧。

可他捏着手里的验孕棒的时候,一张嘴就泄了心底的那股子虚,是那种怕期望已经膨胀到了极点,怕一下子被戳破漏空的那种发慌。

是,是他心底想的那样吧。

沈执喉咙有点儿发干,他忍不住舔了下唇,又低声问了一句:“染染,这是什么”

“阿执,你说这个到底是代怀孕还是没代怀孕啊”纪染以为他也跟自己一样疑惑,毕竟这条线实在是太浅了,薄薄的一层粉,叫人有点儿不敢相信。

毕竟这条淡淡的浅粉线,居然就代表着一个小生命。

属于她和沈执的小生命

可是沈执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立即把纪染抱在怀里,刚把人抱着离开地面悬在半空,可是下一秒他又像个惊慌失措的新手一样,又赶紧放下露出紧张的表情:“我是不是不能这么抱你”

纪染被他的夸张逗笑。

可是沈执轻轻捧着她的脸颊,将她的脸半抬起来,小声喊了句:“染染。”

纪染望着他,轻笑着‘嗯’地应了下。

“染染。”他又喊了一声。

这次纪染被逗笑了,很认真地回应道:“我在。”

平日里在旁人看来那样高冷又禁欲的男人,此刻乐呵的像个傻子似得,英俊的脸颊再也不复往昔那种不近红尘的感觉。

这一刻的他,是烟火人间里最普通又最幸福的男人。

“我们要个孩子了是不是”他像是要确定一样认真地问她。

纪染有点儿无奈,她为了让沈执不至于太过失望,忍不住说道:“我也不是很确定,说明书上说两道杠就是代怀孕,可是我的另一条线太浅了。”

“一定是,”他几乎不假思索地肯定了起来,想也不想道:“一定是你月份太小了,所以才会这么浅。”

刚才还犹疑问她的男人,这会儿倒是生怕她要否认他孩子的存在似得,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

不过纪染也觉得说不定就是这个问题。

“我们明天去医院吧,我带你去医院。”

说完,他居然从兜里拿出手机准备给自己助理打电话,通知对方取消明天早上的所有行程。

纪染赶紧说:“我自己就可以去医院了。”

她真不是那种非要什么事情都要别人陪着的人,况且她自己也有助理,明天让方芊跟她一起去医院就好。

毕竟沈执现在真的是忙得脚不沾地。

可是沈执握住她的手,身体微靠了过来,额头抵着他的助孕1:在武汉找代孕女额头轻声说:“这种时候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

不会的。

小时候他偶尔也会听到外婆说起来原笙当初生孩子的情形,其实不用说沈执也能想象到,没有丈夫陪在身边,身边连一个依靠的人都没有。

“染染,不管什么时候,我一定会在你能抓住我手掌的地方。”

当她想要依靠的时候,他的肩膀会出现。

当她想要抓住他的手掌汲取力量的时候,他也一定会那个地方,随时等候她的需要。

纪染伸手抱住他,轻声笑了起来,她知道沈执永远都会把她排在第一位。

一定会。

只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居然难得的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的样子。连带着纪染都忍不住打着哈欠的问:“阿执,你怎么还不睡觉”

黑暗中男人低低地声音响起:“我在想这个小家伙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纪染快都他逗笑了,忍不住低声道:“你是不是想的太早了,我们跟他见面最起码也还得九个月吧。”

“我就是太喜欢了。”黑暗里他的声音仿佛被蒙上了一层醉人的撩拨。

他低声说:“所以好想早点儿见到他。”

因为他会是我们的小宝宝,所以太喜欢了。

光是一想到,都会想要笑的那种存在。

二十七岁之前沈执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并没有太多值得留念的东西,他爱的人哪怕近在眼前却永远无法知道他爱她。

他曾一度彷徨,一度迷茫甚至一度绝望。

可是现在,让他一想起来就觉得心底温暖的存在,越来越多。

以后也会越来越多。

他从不信神,可是现在他感谢神明将她带到他的身边。


化学竞赛吧 韦编三绝的主人公是谁
Copyright © 2002-2030 北京仁之柱代孕网